文章吧-经典好文章在线阅读:天价封口费,堵不住密照外泄

当前的位置:文章吧 > 经典文章 > 经典美文 > 经典精选 >

天价封口费,堵不住密照外泄

2019-12-24 15:16:21 作者:疯子 来源:三花门里的疯子 阅读:载入中…

天价封口费,堵不住密照外泄

  关注置顶?“疯子”,让我做你的树洞

  三花门里的疯子

  疯言疯语:

  初露锋芒

  文:无微

  《渡舟永不迟》,后台回复渡舟”,提取汇总~

  今天这篇是新连载《毁了你,爱上你的第3章,希望大家喜欢~

  01.我在财阀聚会上,被当成玩物

  02.4个男人摁住我,把我的腿掰成V形

  01

  一天前的明珠大厦,陆一岷眯着眼睛,从头到尾看录像视频看了好几遍。

  这一周,他忙得马不停蹄,这场火不但烧出了海月宴的“小金门”,还当真差一点毁掉了明珠二十年来的基业

  在场的几个记者,个个拿了天价封口费,没有大规模照片在外流传表面舆论控制得很好,可实际上,几张密照却早就在网络上流传开来。

  密照中那些人的丑态栩栩如生

  陆一岷辛辛苦苦去灭新闻和密照,再把照片一叠叠给陆家的当家——爷爷陆鼎山。他苦着脸对爷爷说:“按下葫芦起了瓢,我真是尽了力的。”

  陆鼎山气得暴跳如雷老头子早年发家虽不是全白,但也不会下作到干这些聚众YIN乱的事情,照片上小儿子的丑态毕露,让他急火攻心差点厥过去。

  最后,海月宴从此不能再办,陆海涛被禁足三个月,还必须把在明珠的权力全部移交给陆一岷。至此,陆一岷才算是从里到外彻底控制了明珠。

  忙完这一切,陆一岷绕回到办公室,再细细看那天晚上的录像。

  “一共有三个嘉宾临上小金门前退出去了,监控并没有拍到她们出去的镜头,我们大门没有装摄像头。”秦叔垂着头。

  其实大门不是没装摄像头,而是每到海月宴当天,为了保护隐私,让那些猎人们玩得开心,不用担心被泄露,陆海涛会把整栋别墅的监控都关了,包括大门口的。

  陆一岷也是怕出事,才想办法另外装了几个,没那么全面,还得偷摸着干。

  他打开桌子上三份退出“小金门”的嘉宾资料,还真是巧,三个人里面,明珠,有其中一个人的合约

  秦叔看他盯着一个档案左看右看:“陆总,要不要调查得更深一些?”

  陆一岷用手指点屏幕上停留的页面,那是一个身穿黄色保洁服的阿姨照片,屏幕上的阿姨正在弯腰收拾垃圾筒。

  他再低头看看手心中档案上那个巧笑嫣然的姑娘——齐悦兮。

  02

  上看下看,总感觉哪里不对

  那个保洁员秦叔事后去找过,却没有了踪迹,当天正宴过后,整个大楼只留了一个保洁,但那个阿姨说没接到任何要上楼做卫生通知

  屏幕里的保洁一定有鬼!陆一岷却看不出是哪个鬼,她全身上下找不出毛病

  “不用再找了,不管这个放火的人是谁,她最大的目的应该都是曝光‘小金门’,就算是狗仔也说不定,小明星艺人,应该没谁有那么大的胆子。”

  娱乐圈人脉资源,人脉即钱脉,而人脉关系里,派别差异、小团体差异各不相同,却又各有牵绊,所以应该没有哪个小艺人会那么蠢,去做这种事。

  陆一岷被齐悦兮档案里的某一行吸引住了眼神:“咦,她才24岁,却有个5岁的女儿?”

  “不是她的,听说是她姐姐的,她姐姐生孩子时难产死了,孩子就跟了她。”秦叔示意档案括号里的一行小字注明。

  陆一岷才看到:“那她家人这一栏,怎么是空白的?”

  “我刚刚问了琴姐,琴姐说她自小父母离异,母亲在她们姐妹初中时去世,父亲多年来没联系,所以家人这一块,是空白。”

  陆一岷感叹:“怎么常人觉得可怜心酸的事情我只会觉得羡慕?像我家……”他不再说。

  秦叔自然知道他的意思,就像陆家,人口众多,子嗣丰盈,可其中的权利倾扎和杀人不见血,却最是恐怖

  秦叔见陆一岷如此放松估计海月宴的事情是过去式了,估计也不打算再追究,松了口气

  这件事在陆家闹得太大,最近老爷子脸色越来越不好看,如果再追究下去,怕对陆一岷以后的事情不利

  陆海涛再混蛋,也是老爷子的小儿子,现在就算断了条腿,也不是如今的陆一岷可以扳倒的。

  看陆一岷不再纠结,秦叔高兴起来,也愿意配合

  “听琴姐说,这女孩的合约还有三个月到期,但她却不想续约,说压根就不想再干了。”

  “哦……”陆一岷扬起了眉,“为什么?”

  “琴姐说她好像志不在此,本来前几个月那部网剧红了后,琴姐就想谈续约,还以为对方想拿乔或者私下约了其他公司结果都没有,她就是不想在圈子里干了。”

  秦叔一边说一边也觉得有点奇怪,按道理不应该啊,都看到红的希望了又放弃,这琴姐的话几分真?几分假?

  陆一岷摸摸嘴角,看着档案上笑得好看的女孩,嗯,挺有意思的。

  “你和方琴说一声,叫这个女的明天上午十点,过来一趟。”

  03

  齐悦兮仔细寻思了一遍,确定海月宴当晚没有留下任何罪证和把柄后,第二天施施然来到明珠大厦。

  还在路上,就又接到琴姐的电话,说要她先去8楼,给人配个戏试镜。

  这种活她以前没少干,每次都是陪跑做台阶。她也不介意,这个圈子,要那么介意就别混了。

  再说,这次帮的还是琴姐手下的一个新人,算是和她同一个经纪人,她帮衬一把,也说得过去。

  齐悦兮二话不说,先到了8楼。

  导演看了她一眼,笑容还算亲切,指着镜头下的一个女孩说:“你帮忙串串戏,带一下,这里都知道你带戏带得好。”

  齐悦兮心里有点小得意,那是当然,她做事就爱认真,当初虽然不是因为喜欢入的行,可入行后她却从不怠慢,至少在演技上,她觉得自己同龄人中算不错的。

  她比较聪明,当年临时准备了艺考,靠临场发挥上佳相貌就过了,电影学院四年,她还是老师特别看好的学生呢。

  齐悦兮接过薄薄的一张纸,认认真真看了几遍,而后,把纸交回给剧务,去简单上妆。

  她压根没注意到绿幕的整个大背景下,房间里乱哄哄的,陆一岷站在一个角落,靠着墙,正在仔细观察自己。

  这是一部仙侠剧,齐悦兮今天要带戏的片段是一场离别戏。

  “她也不过才毕业一年,这个工作不都是有经验的老师做的吗?”陆一岷状似随意地问。

  琴姐在一边,自信满满地回答:“悦兮是那种有悟性很聪明的演员,镜头下情切换自如,带戏她已经做了很多回,没事的。”

  陆一岷看了琴姐一眼,视线转向场内。

  04

  导演喊了一声“ACTION”,灯光一打,镜头拉近,齐悦兮慢慢转过身,整个人彻底变了样。

  她对着镜头,目光深远,远得像一场梦,视线却很实,实得有太多内容

  导演一愣,放在膝盖上的手立即拍了一下,这是叫好的意思。

  对戏的是个刚刚20岁的小女孩,她是琴姐前不久刚带的一个新人,这场戏只是打磨一下。

  女孩明显愣住了,整个人傻傻地看着齐悦兮,像望着太阳的花。

  齐悦兮伸出手,极轻极轻地抚摸了一下女孩的脸,随后微微一笑,笑容清淡,却像一个钩子,勾起了前尘往事中所有尘封已久的哀伤

  女孩瞬间鼻子一酸,眼泪就这样扑簌簌地掉了下来。

  “卡!”导演喊了一声,对着齐悦兮竖大拇指

  齐悦兮笑着摆手,导演又坐下去,趁女孩的情绪还在,赶紧接着拍,。

  “我说了她有才吧,只是可惜啊——时运不济。”琴姐感叹,说完话才发现身边已经没人了。

  咦,老总陆一岷呢?

  齐悦兮哼着歌在大化妆间卸妆,她今天心情很好,心里正想着晚上做啥好吃的给闺女镜子里的一个人吓了她一跳。

  8楼今天拍戏的剧组不多,所以这个大化妆间没有人在,只她一个。

  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正在门口看着她,在镜子里,他们的视线相撞。

  陆一岷穿一身剪裁合体黑色西装,连领带也系得一丝不苟,黑色短发利落地拢向脑后,五官因为依靠门框上背着光,显得轮廓油画深重英俊到让人移不开眼睛。

  可是他周遭的气场又太过锋利,简直就像一柄出鞘的利剑

  齐悦兮接着卸妆,貌似不受影响,却哑了声,不自觉地停止了唱歌。

  闭上眼睛卸眼妆的时间不过两分钟,睁开眼睛,门框处已经没有人了,刚才的一切,仿若幻觉

  05

  琴姐在桌子底下一直踢齐悦兮的小腿,她的意思很明白,签吧签吧,这么好的条件呢,干嘛不签?

  齐悦兮不动声色地移开,接着看。

  “你的合约还有三个月到期,三个月的时间,这个亲子节目早就拍完了,怎么样?”

  “你和你女儿一起去,四个家庭中,明星家庭占三个,你是那个素人家庭,工资呢,我们会按照最高级别素人,双份给你。”

  秦叔侃侃而谈口若悬河

  齐悦兮有点犹豫,她的确还有三个月的合约,就要结束演艺圈生活了,到底要不要接?

  不接也没什么,不过她要为以后的生活作打算,每个月房租水电还有齐涵的各种学习班,也是不小的开支呢。

  接了,能赚点钱,在明星眼里这点钱不算什么,可在普通人家里,这些钱,够她们母女过一两年呢。

  可自己才答应齐涵这个寒假带她去滑雪,拍亲子节目要两个月随时待命,哪里还有空去?

  见她东想西想,秦叔又说:“这样吧,酬劳我们再翻一倍,两个月40万,可以吗?”

  齐悦兮哇了一声,脱口而出:“当然可以,太可以了。”

  她一向就知道综艺节目赚钱,没料到素人也能这么赚。

  前几个月的网剧,不过就几万块,因为她是女三,又没名气,别人给机会,她就很感激了。

  后来整部剧走红,倒是出乎她的意料。

  齐悦兮非常爽快地签了字,答应回去做女儿的思想工作,下周一去龙脉温泉开始拍摄

  看着她高高兴兴地走,那份兴奋溢于言表,秦叔状似漫不经心地问琴姐:“人长得漂亮,戏也演得好,怎么你不多挽留一下,指不定日后大火呢。”

  琴姐犹疑了一会儿,才说了句非常简短的话:“她火不了,她——得罪了潘月菲,赵哥下令要封杀她,那个网剧已经是意外了。”

  门外,忘了手机回来取的齐悦兮愣住了。

  而另一个房间里,陆一岷正看着会议室实时监控,皱了一下眉。

  06

  “潘月菲?赵越?”秦叔显然很意外,一时竟不知如何接话比较好。

  “不会吧,潘月菲是什么咖位?赵越和你又都是经纪人,虽然地位比你高些,但你年头久,你就任由他们这样封杀你的艺人?”

  不怪一向话少的秦叔一下子说那么多话。

  潘月菲五年前就已经走红,而五年前,齐悦兮不过是一个刚刚考上电影学院的学生,恩怨从何而来?

  赵哥是潘月菲的经纪人,自然会维护她的利益,这个不难理解

  可是,还是那句,为什么?

  琴姐已经说了开头,后面自然就干脆都说了,这也是她的疑问,虽然她早就不去找答案了。

  “我其实也不太清楚到底为什么,只是听说……”

  她犹豫了一下,叹了口气,“好像和旧恩怨有关,可我问她,她却万事不知,我也没办法。”

  她做了个手势:“我签了齐悦兮三年,本来以为凭她的长相和演技绝对能红,谁知道签约没几天就被赵哥警告。开始我也不以为然,后来每次接戏都出状况,我才知道原来是真的。”

  方琴其实很惋惜,齐悦兮的确有难得的悟性和灵性,比起现在市场千篇一律的整容脸和瞪眼睛,实在高出不止一两节,可是撞上了潘月菲,只能自认倒霉

  她旁敲侧击问过齐悦兮几次,发现对方也云里雾里,就没挑明,齐悦兮也不是个会钻营的,就这样凉了下来。

  反正手下那么多艺人,方琴并不光指望齐悦兮。

  今天这个亲子节目是秦叔亲自找来,不然,齐悦兮哪里有能耐接到综艺?

  “网剧走红后,一个来找的都没有,其实这就说明了情况。”琴姐无奈,“不如就算了,我和外面都说她志不在此,可实际上是根本没法争,我也答应她算了,改行得了。”

  反正也争不赢,又何必那么蠢去硬碰硬?

  齐悦兮特地发出一点声响,推门进去,示意自己手机忘了拿。

  秦叔在接电话,走到会议室另一头。

  齐悦兮正要打开门出去,秦叔转身叫住了她:“齐悦兮,陆总要亲自见你。”

  他打开会议室的另一个门,摊开手掌:“请。”

  (未完待续)

  新来的宝宝可能不知道,其实,疯子刚刚完结了四部系列连载

  第一部是《离婚之后,我还能爱你吗?》,讲的是丁绮的故事,后台回复“离婚”,提取汇总;

  第二部是《青山妩媚》,讲的是袁青山的故事,后台回复“青山”,提取汇总;

  第三部是《踏清秋》,讲的是小警察尹清的故事,后台回复“清秋”,提取汇总。

  第四部是《静水绕峰峦》,讲的是刑侦大队长李玉峰的故事,后台回复“静水”,提取全部汇总。

  另外,疯子家还有三部已完结连载:

  《紫薇花开处》,后台回复“紫薇,提取汇总。

  《豪门悍妻攻略》,后台回复“霍芳,提取汇总~

  《渡舟永不迟》,后台回复“渡舟”,提取汇总。

  疯情好物:

  清华女学霸做出这款国货面霜,发售一周就被复购到断货.......

  姐夫白日“酣战”,我听得脸红心跳

  超保暖不臃肿!冬天必备这条打底裤

  比男友还持久的暖手保温杯,爱了爱了

  水桶腰女人的逆袭

  往期好文:

  绿茶闺蜜花式撩汉,我男人成了试验品

  

  离婚后,我夜不能寐,前夫胃口大开

  从良前,老公约了最后一炮

  渣爸喝醉后,把我剥光了

  公公在病床上,还想再看女骗子一眼

  THE END

  嗨,我是三花门里的疯子。

  为了孩子,齐悦兮不得不跟老东家继续牵绊在一起,可是,她能逃过陆一岷的怀疑吗??快点“在看”,跟着疯子追精彩后续。

  好了,喜欢三花门故事的,

  别忘了常来哦~

  难得吆喝,点个“在看”再走不迟啊~

评价:

[匿名评论]登录注册

评论加载中……
亚洲成AV人影片在线观看